真的很討厭
那種逼自己做討厭的事的感覺

不好意思天生叛逆

最近翹課翹的很大
一些看起來不知道幹麻的課
大家都在睡覺 還要逼自己醒著聽完
簡直 impossible

所以我決定
任何事情拿來在心裡一秤
哪邊比較重我就做哪種事
管他什麼鳥懲處

不痛不養

而且暑假來上課
雖然大家都一樣
可是本山人就是真的上的很不爽

敢在暑假記我曠課
那我就敢去教育部陳情
你他媽的my暑假勒 ?

什麼時候 ? 暑假變了這樣

管他考三小試 我要我的暑假而已
假如大家要暑期輔導才讀得來
老師需要暑期輔導時間才夠用
那 我必須懷疑一下大家的努力還有老師的教學處方了

而大家志向不同
就只有考試這門大事 ?
想做自己的事 根本就被當作放屁

很妄想外國
雖然只是從書上看來
可是那種自由的感覺
卻很深入人心
尤其是生活在台灣這種制度中

真的很懷疑 都沒有人仔細想過
一生中花那麼多時間在鑽研書本
有多少東西是自己真的想要的 ?

而又有多少東西是因為大家都在讀
所以必須讀 ?

不是每個人都要考上多厲害多勇猛的大學
重要的是學校有幫大家找到大家所想要的嗎 ?

就只是擺了個目標在遠方
叫你拼了命也要衝到那裡

好啊 大家就像白痴一樣拼命衝
( 不是說大家是白痴 假如那真的是你要的我沒話說 )
誰願意停下來問自己要什麼 ?

我已經衝到盲目了
但還是要衝

因為不衝 就等著被幹掉
甚至遭受這社會殘酷的摧殘

想到在某書上看到的一則事

有個移民到歐洲的人被問到 "為何要移民 ?"
他很簡單的回答 "因為生活在歐洲比較有尊嚴"

尊嚴 ?
也許就像某球隊所說的
態度 ?
雖然說到現在還是看不出態度在哪裡
但畢竟就是一個態度

對生活的態度
很easy 從外觀就看的出來

任何看的到的東西
都有一個感覺存在
有一個態度

簡單的拿暑期輔導來說
擺明就是不相信小孩在家裡會自己讀書
怕大家亂跑 所以想個法子把大家都留在學校
弄得像是全部都很用功在讀書一樣

而真正的態度呢 ?
不相信大家回家會讀書 ?
所以需要老師的幫忙 ?

有些課居然在上進度
是怕時間不夠用嗎 ?

那這個暑假為什麼不乾脆變成一個月就好了
弄個不甘不願
這是假期 ?
就是讓人賭爛

也更摸不清楚
意義在哪裡 ?

一天有10個小時 "必須" 待在學校
一天有幾個小時 ?
扣掉睡覺還剩多少 ?

而 在學校 你學了多少 ?
扣掉自己完全沒興趣的科目
又剩下多少 ?

當我發現我只能抱怨
那我也只能跟著大家繼續衝下去

尊嚴剩多少
拿來秤一秤好了











-鋒



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建築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