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不想去碰。

好想做個簡單的解釋,可是我統整不出來;時間一直再繼續,我卻沒有頭緒。

曾經好像什麼都沒問題,卻只造成了我倔強的個性;完美主義,我沒辦法肯定,但我卻只想追求一定。

要做,就要做最好的。

只有我選擇,沒有你給的選項。

能接受的有幾個 ? 假裝微笑是這世界上最簡單的逃避方式。

那句話好刺: " 找一件可以給人看的事做吧 "

黃忠中路 30 分鐘內出東吳,屌嗎 ?

誰懂 ?

可以給人看嗎 ?

那已經跳脫消遣的思維了,我,墮落了一陣子。

去網咖啥小的,沒有再繼續,卻發現異常的無趣。

拿起畫筆,一樣在那裏,進步的空間很大,我卻只停留在原地。

我聽搖滾,想拿起電吉他,我心裡很清楚,我沒辦法放手一搏,沒有一定,我沒有繼續。

每當我做一件事,為什麼我只想著超越。

而最後,為什麼都沒繼續 ?

沒有決心,決心好弱,我習慣亮底牌,只因為我可能沒有把握。

懦弱的是自己,遷就的卻是一大堆人。

每個人的表情,總是不可思議;你以為你很懂嗎 ? 只不過假裝一下而已。

假裝沒事,只因為要維持,那笑容。

不管幾次都一樣;選擇的不是我,我笑一下很容易。




-鋒


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建築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