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裡很明白,那時候的,已經無法挽回。

不是我愛念舊,那深深的一道已經讓我不支倒地,我用各種理由撐著,我承認,我很怕。

所以我隱藏起來,所有我假裝的面具,製造出來的假象。

表面上的和平,有時的多嘴,造成了無數的衝動;我害怕,所以我閉嘴,可是事情好像沒有少。

而我多嘴,事情只會多。

這之間的平衡點,好難拿捏。

就算是新環境,我仍然一直小心的做著那不像自己的自己,害怕犯錯,害怕許多事說出口了,就無法挽回。

我不善討論,可我嘗試著說出意見,是否太自以為我不知道,只是小心著。

上網看到有個叫啥社交恐懼症的玩意兒,我深度懷疑自己是否如此。

到底要多熟才有打招呼的機會 ?

哪時候該笑 ?

沒有主題的聊天好難辦到。

每次都只能害怕失誤的把份內的事情全部做到心目中的完美。

又如何 ?

合作的事情總是有人漫不經心,我也只能看著失去的時間不復返。

當我失敗,我找的是理由。

從前的瀟灑勒 ?

不害怕一切的往前衝勒 ?

難道長大就一定要這麼執著嗎 ?
那我寧可不要。

太多成見在腦裡,而我看著遠處的自己,那份熟悉,被我關在深牢裡。

幾乎斷絕和任何人溝通的機會,只有特定的出口,而我最習慣就是留給自己,讓時間消化。

總是這麼小心。

可是又如何 ?

少了溝通這段良道,自己扛也扛不住。

還是讓自己多多習慣吧。

要我相信這世界上沒有完美是困難的。





TAUTU
創作者介紹

建築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