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什麼 ?

面對自白,其實我並沒有把全部給了出去。

所以,其實我也是試著,做些什麼找回當初的真實存在。

嘴巴說著,也許擁著,我感覺著,我不敢放手了,因為其實我根本找不到那當初 毫不遲疑地 勇敢。

曾經有個人,在我心裡住了很久,甚至荒廢了很多來自以為地證實這段感情的存在;

可是我錯了,在時間眼裡這些根本是什麼都不是的依賴。

可是又怎麼了呢 ?

我擁有的全部,只有那些回憶而已;
不是嗎 ?

我不甘心,又怎樣能甘心 ?

曾經的交心,
最後的切心,
臉上的開心,

我的擔心,
妳的憂心,

在心底的關心,

妳送的點心,

我知道我們都沒有變心;
雖然結果讓人吃驚,但是回憶裡不是只有傷心。

我承認,如果有再一次的機會,我一定會牽起妳的手說聲對不起。
然後,點點頭低下頭, 轉過頭 離去

絕不回頭。
我絕不會當 那個後悔的人。

而那個讓人後悔的人 是我。

不想多說話,要我怎樣說話 ? 所有話不過是在那時間下的一抹,帶來多少也只是像風梢過臉頰。

心寒。

不想笑,所有笑不過就是偽裝,自以為表面上的親近,我就是不願親近,你認為你值得嗎 ?

假。

也許我就是這樣的高傲,我不屑隱藏什麼,卻也藏起了很多,我不願意分享出去,卻也分享了很多,你值得嗎 ?

我沒有這樣的膽量可以把全部攤開來,我也不知道有些事值不值得,可是我還是做了。

因為什麼 ?

我不知道。

值得嗎 ?

我也不知道。
我就是不知道。

所以我還是把全部攤開來了。

心裡有個劇本,它是繪本,我知道絕對不可能會被演出,我也不期待票房,因為絕對是個賠慘的賭注,不會有誰的資助,誰的關注;

遊蕩在冰天雪地的大霧,我拿著不願著名的禮物,突然領悟,不過就是曾走過的 路



我並不害怕錯誤,但我害怕著,因為感覺不到覺悟。

我只是個小人物不會有無限的付出。





我只會付出無限。
在我無法出版的劇本裡。







TAUTU

不過是個配角
請乖乖待在一角;你不值得我的高傲。
創作者介紹

建築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