顏歡笑背後是看不見的深淵,因為看不見,所以總是有股淡淡的無力感,牽動著懶散的雙唇,歡笑。

生活太糜爛失去了重心,有個目標在眼前,卻發現越來越明顯的路卻走的越來越歪,直到似乎走錯了路。

需要點新的期許,隋心所欲,也讓我隨心所 "遇" ,我回到了原點遇到了妳。

並不陌生,走過的那幾段或許忘卻,我也記不清,因為故事總是在不停的被改寫。

寫著寫著,肥皂劇般的劇情,總是不停的再重覆,只是面對著的感情,從不重覆。

重覆著是妳我的動作,妳我的心早各有所屬,夢 也像初醒般記不得。

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聽著我從未涉入的妳的故事,卻有種熟悉感;我還是可以鼓勵著妳,站在妳身邊給妳安全感。

而妳,只要說著妳的事情,讓我聽著,就夠了。

並不像以前,充滿忌妒心的我選擇了不面對,我不理解,也不想理解,在那時候我不成熟。

現在的我,也不成熟,但我會為了什麼去成熟。

我一定會努力,用這兩年的時間,換取一輩子的籌碼。

這籌碼是我的。

而選擇權不是我的。









TAUTU
創作者介紹

建築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