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覺,想著明天要幹嘛 ? 現在要幹嘛 ? 到底在幹嘛 ?

面對著建築,我懷念著無限的憧憬,曾幾何時我也被現實淹沒;當美成為量體的訓練,我不禁想闔起眼,體驗老師口中的美;

雖然,總是在闔起眼的那一瞬間,世界只是一片黑。

在建築系生活中,有著很多建築系的夥伴們,大家都做著設計,老師也教著設計,當設計告一個階段,卻成了分數。

我感覺不到那一絲絲的雋永,對設計的堅持,對這大環境底下的反抗,就算建築真的可以承諾金錢,我也看不出價值。

當然,這些都是對我而言,我無法自私的畫一大圈,對、錯 毫無意義。

也許,每個人的夢不同,但能不能讓我看到一點點堅持。

我總覺得很疑惑,為什麼可以把設計弄的這麼辛苦,撇開基本的手上功夫不談,既然對自己的設計沒有信心,那為何不先說服自己 ?

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設計,我只能說設計會永遠都是痛苦的;當設計建立在別人的眼光上,更是無所適從的。

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性個觀感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嚮往,我認為就算是設計老師,除實務上的建議,關於設計議題的操作,也得說出一個道理;

討論,才是設計上重要的課題。

什麼樣是好的,有先人可以借鏡,但是怎麼樣才可以更好,卻是建立在挑戰上的,這勇於挑戰的氣氛,我卻常看到因為老師一席話而洩氣的設計者;

嘗試過了嘛 ?

也許 " 過了 "
才是最現實的吧。

為何不想想,
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 ?

做的真的是自己要的嗎 ?

相信自己做的到是第一步,也是最難的;

只要能相信,深信著,什麼都有可能。

設計沒有規則,卻老是有些人忙著製造規則;在這我指的是概念,是一個想法,不該在腦海中就否定了自己。

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譜曲,而動聽的旋律,就算只給自己聽又何妨 ?

闔上眼

陶醉於設計之中吧。

每一個作品都是一個孩子,沒人希望是早產兒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網路上看了一段演講很有感觸;是 謝英俊 建築師的演講;
所謂的專業者 ?
一個想法,一個目標,付諸行動,用我們的專業。


TED 謝英俊建築師






TAUTU

創作者介紹

TAUTU

TAU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