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讓我想起妳,在心底的最深處,我知道妳一直都在,可是我卻不再有勇氣打開。

我文章顛三倒四,別人看不看得懂不在我的考慮範圍,可我卻在一個凡事都求為什麼的系,有時候被問得很煩,這就是我的設計不然你想怎樣 ?

想起某些事,就像是面對這些設計上的鳥問題,美感不是問題,你說你說的那些問題都不是問題,那問題是什麼 ?

什麼叫沒有正確答案 ?

有什麼比這些問題還煩 ?

好多好多問題,總是在接觸某些事後瘋狂的刮起,像巨浪侵襲,沙只能沒有抵抗的被捲去。

回想起那些事情,又如狂風暴雨後的寧靜,經過時間的侵蝕只剩下天際間的一片蔚藍。

空空蕩蕩,虛無飄渺,而我,總是那片沙灘上唯一的訪客。

走過的足跡,回頭已看不見,但被捲去的岸邊,早已不復返。

這是曾經付出的回應,而我早已習慣不去在意,那些程序,我不削繼續。

如今卻該有踏出去的勇氣,不管是不是肯定確定決定,奉天之命,我豁出去。

試一試才知道。












TAUTU
創作者介紹

建築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