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在舊的無名上晃了晃,晃去了很多地方。

沿路上大大小小歡喜遺憾都有,我偏偏多愁善感,強迫自己看了許多沒有面對的事。

沒有面對的事,在心裡放久了,發現並沒有遺忘,卻是多了點遺憾。

我們應該是好朋友的不是嗎 ?

越過了邊界,當我醒來想回首卻不給機會。

那一晚,對不起。

我說了,也只是換了妳掉下來的眼淚;我無法開口說些什麼,因為那全是謊言。

我也沒辦法騙自己什麼,我就是沒感覺。

我就是這樣,我以為妳會理解,發現到現在還是不解,我找不到開口的機會。

就連提醒妳打了這篇,我都沒勇氣。

妳會看到嗎 ? 就期盼妳不小心逛來我這吧。

我沒種當第一個,所以我離開了知道嗎 ?

既然妳這樣覺得,那為什麼隔天還跟我出去 ?

是我多嘴了,說了很多自以為承擔的話,但我做錯了什麼,我沒有強迫。

我不知道。

真是靠杯。

好想一通電話問清一切,或是解開一切當做沒發生過好嗎 ?

一年半前,我做了傻事。

能不能看到後給我一通電話,我會當做沒事笑給妳聽。

如果,還是朋友。

妳知道我在說妳。












\\\
創作者介紹

TAUTU

TAU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