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想打些感性,可我腦裡卻只是迴避。

不理性。

不確定。

有時候早上起床,想想自己要幹嘛,想完卻又躺了回去。

彷彿一切在夢裡,可以輕鬆許多。

好想好想,就這樣一直躺下去好不好。

好想好想,都沒有憂慮好不好。

也許這東西根本不存在世界,卻存在於心裡;每個過不去的過去。

過了好久,它卻還是一樣擋在前。

不是跨不過去,是根本不敢跨。

有時候想想自己一個人很簡單,所有情緒自己決定,也只是對過去的否定。

好難釋懷。

才幾歲就這樣。

這是成熟還是無知;天知道。

好想好想,多些新鮮空氣。

真的膩了。

那冒險的感覺不見了。

那冒險的勇氣,到哪裡去 ?

說的想的做的都不一樣時,那是在幹嘛 ?

背道而馳,幹。

生活有些公式,是不是多很多簡單 ?

屁。

逃避不敢想,那裂痕,也許在時間沖刷下來只是毫無意義。

日記裡的點點滴滴也許忘記,但卻依然清晰。

手搭在肩,一起笑雖然我不會在妳面前哭。

但看妳哭我卻知道該如何讓妳笑。

眼,只是習慣相對。

嘴角上揚,早已打過招呼。

只有看到妳我才解開死魚臉,信任。

吵架是什麼我們不知道,可卻因為不知道為什麼的吵架,我沒機會在妳面前哭。

瀟灑的避而不見,卻還是問我意見,雖然我不再對你笑。

可是妳不知道,我很高興。

我也知道只要假裝忘記,我們可以繼續。

我也知道,說好的約定,我卻假裝忘記。

其實我常常回去,看看,那足跡。

可我知道要忘記,因為妳在別人懷裡。

問自己,怎麼可能 ?

怎麼可能 ?
怎麼可能 ?
怎麼可能 ?
怎麼可能 ?
怎麼可能 ?

那我是什麼 ?

原來到最後被忘記的那一部分是我自己。

怎麼可能 ?

不可能不怪誰,卻開始習慣那永遠不變的謊言。

在幹嘛。

只是那時的重蹈覆轍一直在進行著。

幹。

責怪。

該給誰 ?

我沒臉回應妳的關心。

直到時間將我抹去。

不敢了。

太多了。

幹。

那些虛假的回應,每一句我都好想繼續下去。

曾經還想過會回來,可早已不一樣。

現在。

不可能了,雖然早就不可能。

連個生日我也只有一行生日快樂;還需要妳提醒,雖然我不曾忘記。

說那麼多,為什麼心裡的話卻還是一樣那麼多。

好想說清楚,不可能了。

擱置。

我曾自暴自棄妳知道嗎 ?

好想問。

可我不能懦弱,可是太深。

早就懦弱了,只是硬撐。

不敢想卻一直想,那感覺只是妳和現實的重疊,雖然不是妳。

敲敲背、摸摸頭、還有我喜歡盯著妳的眼睛不放,問妳一些蠢問題。

那些蠢都給妳,卻在給別人的時候想到妳。

是不一樣還是一樣 ?

也許沒必要在意,可我就是在意了。

好爛。

爛。

人。

我不知道努力追求一個目標的感覺,也不知道得到之後會有多開心。

一切理由推給妳。

是妳讓我這樣。

幹;屁。

早該不提了。

就算今天不打我還是一直記著。

妳會看到嗎 ?

最後一本我到底寫了什麼。

我好想知道。

可還是不要知道的好。

不提了。

又不開心了。

雖然本來就不開心。

如果該問的早問了。

是不是就不會在意那麼久 ?

好想好想放過,是不是知道會沒有就沒必要繼續。

是不是永遠都是屁。

現實還有好多事情,只是一起努力很難。

就讓我先努力吧。




-鋒
創作者介紹

建築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