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REAM
我在這裡,追尋著夢。
禪意
「禪意」為定、靜、安、慮、得之意,定、靜、安三字強調安靜,慮指思考,最終方為得之;簡單說就是只有心安靜之後,人才能開啟智慧而深謀遠慮。
淡然漸層的背景,為靜下心之平靜;綠葉延展於畫面一方,伸展的觸角,彷彿延續的思緒;綠葉趨之茂盛,如深慮之後的豁達;整體感覺簡單平靜,緩慢的動態,表現出和諧的禪意。
曙光
黝黑的背景,一盞燈光照亮周圍的細雨;就像黑暗中的希望,柔和的光芒在黑暗中顯得舒服;意為曙光。
將光源放置左下方,是為留出明顯的黑景,更顯曙光之希望感;細雨綿綿,背光反射,如陣陣星彩,灑落四方。
作業01.jpg

匆匆
將一位疾走的人放於畫面中央,是為表現畫面之動感;假如將之放置最左方,會因為右邊的空洞,造成一種剛開始的假象,而放置最右方,又如盡頭;人物在中間,此一鏡頭表現出人物還在移動的感覺,似匆忙的移動,故取名匆匆。
窺視
荷花優雅於水面,托著浮於水中的荷葉,似如婷婷玉立的美人;躲在電線桿之後,以第一人稱的視角,趨之卻又卻步,只甘願偷偷窺視。
置於左邊的電線桿,為何要以傾斜之角度擺放 ? 我認為如以直立,只會有偷偷摸摸偷看的感覺,而那種內心掙扎要不要趨前近觀的心情,卻是傾斜可以表現的,這樣的畫面更有動感,也更和諧。
作業02.jpg

寂寞
作業03.jpg
漫步在雨天過後的街道上,地上拼磚映著遠處一盞小燈的光,世界彷彿都傾斜了,遠處消失在黑暗中的車尾燈,油然生起是內心的寂靜;一棵樹、一顆燈、一個人,在黑暗的場景中。

盎然
作業04.jpg
庭前一株開滿紅花的樹,背景有著紅磚蓋起的厝,上方交織雜亂的電線,將右方的晴空顯露出來,顯露春意;春景然,春意盎然,故名。

漂泊
作業05.jpg
一片紅色落葉,平躺在白色碎石子的右下方,有如一葉扁舟,輕描水面漣漪之情調;落葉何處歸去 ? 漂泊於白色碎石子之上。

燦爛
作業2.jpg
紅葉、綠葉、黃花交雜,彷彿快擠出照片般,擁向鏡頭,溢滿出來,燦爛;黑暗中用閃光燈往花叢裡一拍之景色,映著閃光燈的光,滿向鏡頭的感覺更明顯。

幻化
作業06.jpg
鏡頭斜拿,將地面上的一圈圓環斜坡拍成如此景色,光與影層層交疊,如一場時空錯亂的戲曲,光影盛會直到末端盡頭;名為幻化。

展望
作業07.jpg
隔著一道牆,望向裡面看不見頂的階梯,階梯因為鏡頭的傾斜更加高斗,就像望向未來一樣深不可測。

離開
作業08.jpg
畫面中兩個相對面之兩對人,一大一小,一遠一近,但都是在做同樣一件事情,那就是離開這個地方;一對還在行進中,另一對安排在轉角處行走,近遠大小的安排,為離開。


猜測
作業09.jpg
遠看似乎一遍漆黑,近看卻似乎有東西在右上角和左下角相對,中間留著大片的暗面,是接觸還是相隔 ? ;猜。

奔向
作業10.jpg
畫面中河堤和道路在遠處交於一點,偏右的視角,令人有奔向前的錯覺;為什麼不將遠處置中 ? 是為這樣的擺設能更顯道路之長,盡頭之遠。

憂鬱
作業11.jpg
灰暗的天空,一朵黑雲獨自飄於天空中,路、堤防、山、樹層層堆疊緊縮於畫面下方,彷彿繁瑣之事物緊縮眉間,為之憂擾。

奏起
作業12.jpg
瞬間,群鳥飛舞於電線之間,就像跳躍於五線譜上的音符,磅礡氣勢,起承轉合。

拾蝕
作業13.jpg
將人置於畫面左下角,與右上方遠處的一根浮桿相對,又是直式擺放,更顯大海之廣闊;那人似乎在拾起些什麼,身後一道海浪就快要打來;拾與蝕交會。

解惑
作業001.jpg
煩惱、優閒、豁達、找到出口。

等待
作業002.jpg
坐著的狗,斑駁的牆壁(時間),座椅,天花板(仰望)。

愛情
作業003.jpg
綠中一朵紅花,摸索,熱絡,歸於平靜。

迷惘
zettle.jpg title="作業004.jpg" alt="作業004.jpg" />
世界像鏡中一樣扭曲,模糊了視線,腦中思緒像鋪石壁上的間痕般無序,也像這隻娃娃般無知,不知道要被帶去哪裡 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< 光與影 >>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有光,有影,因而成像。

光似聖意,影卻隱匿;兩者交疊間,許多感觸因此而生。

光影大師 - 燈飾設計師 Ingo Maurer

Ingo Maurer,出生於1932年德國籍的著名照明燈飾設計師,被譽為“光之詩人”。Maurer以突破機能與藝術的界限著稱,他那天馬行空的創意,出道至今幾無人可望其項背。

Maurer 作品一律由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司生產,部分產品更是由他手工完成。

他既不是現代,也不是後現代主義。他的設計完全表達自我的思考,是極具視覺感及功能性的產物。因為創作不可預測,也不能被定型,所以總是出乎詩人意外,給人無法形容的驚喜。

作品 - Zettle'z ( by Ingo Maurer )
zettle.jpg

這一盞釘上無數白色便簽的吊燈,可貴的是它具有互動性,蝴蝶夾上的日本紙上是用不同語言書寫的情書,並且附上了多的空白的紙張,所有者或觀賞者可書寫其上一起完成這個燈具,別擔心燈光的熱度引燃紙張,燈源旁的霧玻璃是防高溫的, Maurer 將華麗吊燈的水晶墜片換成一張張紙片,便條紙、問候卡給細細的鋼絲懸吊著,紙張晃動間灑下燈光,交錯的光影形成夢境般的詩意。











-鋒



創作者介紹

建築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miao632
  • 好作品!很感動!於我心有戚戚焉
  • 謝謝你 !!

    還是一樣我會更加油 !!

    -鋒

    建築人生 於 2010/03/13 21:4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