顏歡笑背後是看不見的深淵,因為看不見,所以總是有股淡淡的無力感,牽動著懶散的雙唇,歡笑。

生活太糜爛失去了重心,有個目標在眼前,卻發現越來越明顯的路卻走的越來越歪,直到似乎走錯了路。

建築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